徐爱国:论中国法理学的“死亡”